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厨棍在路上——一个厨房仔的经历(本地原创)

  [复制链接]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5 11:2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曾经做过搭客佬 发表于 2013-10-14 20:41
说到厨棍的修练过程中,有趣的事,不得不提一下九十年代末期,在海南琼海做的一间酒店,那时候,酒店处的位 ...

那个时候大陆也引进泰国人妖?稀罕。。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5 12:07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荷塘月色 发表于 2013-10-15 11:21
那个时候大陆也引进泰国人妖?稀罕。。。

多的是。我见过的都有七八间了。有些跟本不是泰国的,而是讲普通话的。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5 17:29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更刺激的事都有?期待下集精彩呀~~~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5 19:4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搭在客佬无摸摸人妖,反而比人妖摸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5 20:3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(十一)
  每过一段时间,夜总会就会换一批新的表演者。
  人妖走了,俄罗斯女郎来了。
  员工宿舍是公寓式的两层小楼,我们住的二楼,中间是通道,两边分别是一排房子,我住在左边,我常常过对门找一个湛江仔玩。此湛江仔也算是多才多艺,平时犹其喜欢拉二胡。我们老家把二胡形象地称为“尿杓”,那个湛江仔每天晚上洗完澡后,悠然地抽上几口水烟,然后摆开架式,一副旁若无人地“锯起了尿杓”。一曲二泉映月把他拉得欲仙欲死,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懂欣赏,拉开窗户透透风,那如泣似诉的鬼神之音便向外飞涌。
  窗户对面是旅业部的中式公寓,那栋楼高五层,背对着我们,它们的窗口正是向着我们。那些在夜总会表演的俄罗斯娘们就住在对面四楼。她们不上班的时候,经常穿着三点式,坐在窗台上抽烟。两幢楼之间相隔不过十数米,“尿杓”发出的声音,常常钻进了她们的耳朵中,她们竖起一条腿,夹着香烟的手指放在大腿上,姿势很优美地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。我们发现有异国娘们关注的时候,很是兴奋。都涌到窗口看着她们笑,那些俄罗斯妹的脸上也充满了笑意,她们夹着香烟的手朝我们挥了挥,算是打招呼了。窗口那几个屌丝男激动无比,纷纷摇着手说:Hi。俄罗斯娘们更是风骚地发了个飞吻过来。窗口那几个骚货的荷尔蒙迅速飙升起来,他们用普通话说:美女,你叫什么名字啊。俄罗斯妹摇摇头表示听不懂。我们挠挠头,心里像猴挠一样。我旁边一个高个子说:可能她们懂英语,就跟她说英语。我们憋着脑筋想,好不容易才记起一句英语,于是扒在窗口把这句憋脚的英语送出去:What is your name?对面四楼窗口回道:玛丽。接着,我们陷入了沉默,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。那时,心里那叫恨啊,当初上英语课时为何不用点心啊。那个拉二胡的湛江仔说:Can I be friends with you?对,就跟她说Can I be friends with you?
  爬在窗口最前边最骚的是一个胖子,他把湛江仔教的英语跟俄罗斯妞重复了一遍。俄罗斯妞爽快地说:yes,I,m。接下来我们又不知说什么了,只有对着她们讪笑。一个俄罗斯妞走了进去,一会儿,她再次出现在窗口,她手里捏着一个纸团,她用力地把纸团扔过来。纸团没扔中我们的窗口,掉下了楼下。我们兴奋地推肥仔下楼去捡纸团。
  肥仔屁颠屁颠地把那张皱巴巴的纸团拿上来。我们迫不及待地把它打开。只见纸上画了一扇门,门上写着一个门牌号――405,门的右上角画了一个太阳,太阳的下边写着从右到左写着时间、日期、月份、年份。时间是明天中午一点。这帮骚货激动起来:这老外是约我们明天,中午一点上她房间啊。
  第二天中午将近一点,那帮骚货聚了过来,肥仔说:去不去?我说:要去你去,我不去。肥仔把那张纸条递给高个子说:要不你去,我们支持你。高个子说:去个屁,我一个人去干什么,我又不会英语。有一个老头见我们围在一起,便凑过来问我们在干什么。肥仔便把纸条给他看,说:俄罗斯妹约我们上她房间。老头鼻子哼了一声,从旁边拿起一个空了的家乐鸡精的罐子,然后拿起一根筷子往里边搅了一搅,鄙夷地说:你们觉得这样有意思吗。大家哄笑起来,互相推让:你去,你去吧,让给你。
  最终,大家都没有去会鬼妞。现在想想大家都有点后悔,谁说读书没用呢,如果当时有人懂得用英语和她交流,现在可不是可以自豪地说:老子当年可是让鬼压过的。(未完)
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6 00:3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顶,我只知呢句是什么意思——What is your name?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6 10:5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旁边拿起一个空了的家乐鸡精的罐子,然后拿起一根筷子往里边搅了一搅,鄙夷地说:你们觉得这样有意思吗。
这个比喻无敌呀!!!!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6 19:32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搭客佬见识多广呀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0:1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(十二)
      那时候酒店招女服务员比较容易,不像现在,都是些大婶级的人马当道。地喱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一个术语,也就是传菜生的意思。那时候地喱部也有几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子,这让我们这些狗公般,青春期的男孩子趋之若鹜。那些女孩子可能打算以后有一天,会到广东珠三角里走一趟,所以她们央求我们教她说广东话。我们这帮人当中,有几个很坏,专教她们一些不好的话,比如跟她们说,早上好就是吊你奶,逛街就是做鸡。她们不知道啊,她们早上遇到一些广东过来的上司,便五音不全地说:经理,吊你奶啊。那经理便问她们是谁教的,她们说是厨房人教的。经理便进厨房将那几个坏小子臭骂了一顿。这些家伙略有收敛,不敢教那些太离谱的,但仍然教她们一些发音相近的赃话。楼面当中有一个服务员曾经在东莞的工厂干过三个月,对广东话一知半解,那些地喱那将学到的广东话,拿去问她。逛街叫做鸡之类的扯淡话是蒙不过去了。
      有一天,有个砧板师父正在切配,有个地喱妹问道:你现在干的这个活,广东话怎么说。砧板师父想了一下,说:这个叫切卓。他故意把卓字说得很模糊,听来就和切菜差不多。这个地喱妹不太相信,她跑去问那个曾经在广东打过工的服务员,‘切卓’这个发音是否正确,那个服务员重复了两遍,然后点点头表示正确。
      那间酒店的老板很好人,他平时对我们很好,纪律也很放松,厨房的门外就是一个蓝球场,有些不自觉的人便常常脱岗,走到球场边去看人打球,有单来了,便派人去叫。某一次,那个教地喱妹广东话的砧板师父,离开了岗位去球场边看人打球,那个地喱妹拿了一张单过来,她看见岗位上没有人,便走到门口对那个师父大叫:师父,回来切卓咯。我们一听,都哄然大笑起来。那个砧板师父大冏,摇摇头说:妈的,这次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。旁边的人笑着说:快点啦,叫你切卓了,快点拿出来啊。

      (未完,下一节,賖数、嫖娼月结)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8 00:5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下一节更精彩哟~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