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301|回复: 1

石仔地那棵荔枝树 (何浏)

[复制链接]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7-4 12:59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石仔地那棵荔枝树

□ 何浏

(一)
  今天早上,耄耋之年的母亲给我打来电话,说家小楼左侧的荔枝树果实快成熟了,要我回去摘荔枝。
  母亲这个电话,勾起我对这棵荔枝树深沉的童年记忆。
  我小时候家住瓦房,位于村子最北边。房子背后还是荒坡,很多果树,其中不少苍劲挺拔的生长了三百多年的仙桃(芒果)、荔枝老树。在一块叫石仔地的荒草坡,生长着一棵三米多高,正开枝散叶,枝叶旺盛的黑叶荔枝树。这棵树是我爷爷小时候种的。
  以前,我们村先辈很有长远眼光,留着所谓的祖荫地。我们何姓宗族哪家出生男丁,就可以在祖荫地种上一棵果树。以后,这棵树周围若干面积,归这男丁所有,既可耕作,也可作为宅基地。
  解放后,政府分田分房分果树,这棵树也归了我家。我小时候就知道我家有这棵树。对这棵树,倍感亲切,甚至把它作为家里一分子看待。

(二)
  那个时候,我们家乡人都把荔枝、龙眼、树菠萝、黄皮果等水果叫花果,一般作为一年一度尝鲜或馈赠亲友,很少外卖赚钱作为经济来源。因此,对果树都是爱理不理,由它“赖地揾食”,种植后,基本上不施肥,不除虫,任由自然生长。这些果树结果也会自然调节,有大小年,大年丰收,小年歉收,甚至绝收。
  可能是当时人口较少,对土地的开发利用少,对大自然的伤害少,水果作物病虫害也较少。我小时候,石仔地那棵荔枝树已有几十年树龄了吧,正在旺盛生长期,我知道家里人没有给它施过肥,打过药。它好像也十分自我陶醉知足,枝叶郁葱婆娑,按时节开花挂果。
  每到初春,它那墨绿枝头就吐蕊扬花,串串簇簇,披上淡黄色的轻纱。这时,树周围便充满了蜜香味,引得莺飞燕舞,蜜蜂群更是从早到晚到这里采蜜,嗡嗡嘤嘤,不绝于耳。几场春雨过后,洗去花蕊,青子醒了!青子见了!好像睁着无数小不点眼睛,窥视着大自然。和风好雨,已近仲春。寒气渐渐离开粤西大地。青子在枝头慢慢膨大,压得树枝弯垂下来。

(三)
  少年的我,不断成长;这棵树,也不断成长。它的主干在不断壮大,树冠在撑开扩展,树下荫蔽的地盘越来越宽。我常邀一帮小朋友来树下玩。有的小伙伴像猴子一样善于爬树,“嗖、嗖”两下子就爬上了最高树桠杈,揶揄我们树下的“笨猪”。我不善爬,畏高,有人说是我长辈不喜欢我爬树,在我熟睡时用盐擦了脚底,爬树便会脚底酸。要说我有一点点爬树“功夫”,就是爬这棵树练出来的。
  当时,这棵树主干离地面不到一米高,然后分出三个大桠杈。第一桠向北,第二桠向东,第三桠向西。第一桠最大最高。开始时,我只敢往最矮的向西的桠杈爬,经过勤学苦练,终于能爬上向北最高桠杈了。在小伙伴中,我不是最笨的“猪”了。
  我下苦功爬这棵树,也有另外一个原因,为这棵树除“害”。虽说当时病虫害少,也是有的。主要是荔枝椿象,我们俗话叫“风柜”,也有地方叫“狗屁姐”。成虫拇指大、黄褐色,会飞。雄雌成对后产蛋在叶底。好像这种东西专冲荔枝来的,荔枝开花时繁殖最快,影响荔枝产量,摘完荔枝又销声匿迹了。这个时候,我们爬上树摘蛋捉成虫,或摇动树枝,赶飞成虫。这种虫会自卫“洒尿”,喷出毒液,洒在皮肤会起红疹,如洒在眼睛上,会痛辣得睁不开眼,不及时处理,还会伤及眼膜、视力。但是解药也特易找——童子尿。当年我们一日三餐稀饭(白粥),如果不慎给椿象尿洒到眼睛,树下又没有女童伴,便在树上拉尿“施药”,药到痛辣立除,即见功效。

(四)
  浮山是南粤百景之一,常年云蒸霞蔚。我们家乡位于浮山的西南麓怀抱之中,得天独厚。唐人高力士遍寻岭南佳果,博取美人杨贵妃欢心,策马高凉,至根子境,见浮山之巍峨,根子河之婉然,疑为天上之瑶池,东海之蓬莱,尝荔后更赞为仙品。贡于皇室,杨贵妃赞不绝口,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,于是列为贡品。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如果是经高凉而品荔,我想他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惠州一绝·食荔枝》,应写为《根子一绝·食荔枝》——“浮山岭下四时春,龙眼黄皮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。
  我们家离贡园不远。石仔地周围原来也有很多古荔枝树,白腊、酸枝、禾虾串等。石仔地那棵荔枝树是黑叶品种,属于中熟,比白糖罂、白腊、妃子笑等品种迟熟10多天,又比桂味、酸枝等早熟10多天。当时这棵树周围树木少密度小,通风采光很有优势。虽然不施肥,但生长十分旺盛,结的果个子大,肉质厚实,有一股蜜香味。我爷爷说黑叶是最正道的荔枝品种。我特相信。每当“四月八,荔枝红一截”,我去“看望”这棵树就更勤了。家里人为防止我们小朋友过早偷摘半生不熟的荔枝,在树主干处放了“簕古”。当然,这个是挡不住“馋嘴猫”的。有一天放学后,我拉开“簕古”,爬上树去,饱餐一顿。回到家不像平时那样打爆粥锅,肠胃感到不舒服。我母亲已经看出原因,说肚子饿偷吃了荔枝吧,拿了一块带盐巴的黄瓜咸,叫我就半碗稀粥吃了下去,肚子才慢慢恢复了正常。

(五)
  这棵树还做过我的“避难所”。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。
  有一天,我亚公叫我去捞草喂牛挣工分。亚公见不得人懒惰,他自己起早贪黑,十分勤快。那天,刚好有小伙伴邀约我去爬山烧黄蜂,玩过了头,忘记了捞牛草。傍晚,回到家里,亚公见我空手而回,把我臭骂了一顿。说我是大懒虫,这样下去,以后自己养不饱自己。被教训后,我感觉十分委屈,一时生气,跑到瓦房后面,抓起石头砸自家的屋脊。
  听到声响后,母亲知道我在胡作非为,抓了一根棍子赶我。我赶紧跑,一直跑到这棵树下,见母亲还是追赶过来,我赶紧爬上这棵树最高的北桠杈。母亲拿棍子捅我,我就把树桠摇得“沙沙”响。母亲教训我说:“你把自己家的房瓦砸了,你就不用住了吗?”我随口就说:“这个是亚公建的房子,住不住也罢。以后我要建楼房,比现在的漂亮!”母亲听我这样说,笑骂不得,又怕我急了摔下来,便回家去了。
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我们村人口多起来。社会发展了,荔枝作为其中一项经济收入来源,农民慢慢富裕起来,建新房的越来越多,我家瓦房后面陆续建起新楼房。在石仔地那棵荔枝树的西边,我家也建了楼房。
  在我家建楼房前几年,我亚婆和亚公先后去世,没有看到我们建新楼房。

(六)
  本世纪以来,我们村的村民,在石仔地周围陆续建起了楼房,小楼林立,把这棵树围了起来。在东面建起三层小楼的叔伯兄弟,埋怨老荔枝树东边那枝大桠杈阻挡了住宅光线,与我家商量是否能削掉了它的部分树枝,为了邻里和睦我们只好忍痛砍树。在我家建房时,也忍痛砍了西边桠杈部分,挖地基时还挖断了部分树根。荔枝树的树冠缩小了三分之一,我当时十分担心这棵百年荔枝树会受到影响。
  但是一年年过去,它却没有自暴自弃。沐风栉雨,寒来暑往,它还在主干以上的树干抽出许许多多的枝桠,长出浓绿的树叶,继续开花结果。
  每次,我回农村的家,未进家门,都要先到这棵树下,注视着它,心情很是复杂。既倍感亲切,但也有一种愧疚,还深深地敬佩它旺盛的生命力,以及乐观向上、百折不挠、无怨无悔、无私奉献的强大精神力量!
  前人福荫,为我们种下了一棵棵树木。我们也很应该为下一代的幸福做些应该做的事情……
  近期,我必须按照母亲的吩咐,回一趟农村家中,看看这棵树,品尝今年它结的甜蜜果实。

(来源:茂名+)

尚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7-5 00:1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